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宋德全
    人物介绍
        宋德全,师从相声表演艺术家苏文茂。14岁在天津学习曲艺表演和创作。19岁入伍,在唐山52856部队宣传队当战士,期间学习相声和山东快书,曾受过前辈高元钧大师的指导,并开始发表作品。1980年调中华全国总工会文工团曲艺队任相声演员,1986年调中国煤矿文工团工作至今。他还是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中国煤矿文联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北京周末相声俱乐部秘书长。     师承谱系:   朱绍文—徐有禄—焦德海—张寿臣—...详细>>
    事迹介绍
        1993年至2001年,他先后在中央电视台《欢聚一堂》,北京电视台《黄金乐园》、《走进紫禁城》、《北京时间》,河北电视台《心心广场》等大型栏目担任节目主持人。曾随中国长城艺术团出访马来西亚。     1999年始宋德全与王玉合作,同年与傅鹤年合作创作相声《网友》,获中国曲艺家协会在大连举办的“西岗杯”全国跨世纪新人新作征文二等奖。   ...详细>>
    文字实录

     

     

     

     

     

    把欢笑奉献给京城周末的艺术大师

    ——相声大师宋德全专访

     

    相声是一种文化,是扎根在人们灵魂中的传统文化!

    ——宋德全

    2003年,宋德全和李金斗等一批相声演员创办了全国第一家民间相声团体——北京周末相声俱乐部,并担任秘书长。他始终坚持低票价演出,并且培养了一批青年相声演员,正是这样一批不图名利的相声团队,时刻将快乐带给老百姓,丰富着百姓的文化生活,使周末相声俱乐部成为老百姓享受快乐的聚集地,使相声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中一个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他所带领的相声团队荣获了中国曲艺家协会授予的“周末相声俱乐部”德艺双馨集体称号。宋德全热爱相声事业,在传承中华曲艺艺术方面,有着突出的贡献。

    为寻找中华曲艺艺术的特色,传承中华文明,中国特色总网《寻找中国特色》栏目组对宋德全先生做了专访。专访中,宋德全才思泉涌,妙语连珠,时而诙谐幽默令人捧腹大笑,时而又凝重深沉,发人深思,与宋德全先生的对话,使我们更进一步的了解了相声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寻找中国特色》栏目,今天我们有幸请到我们演播现场是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北京周末相声俱乐部秘书长、著名的相声表演艺术家宋德全老师。老师您好!

    宋德全:你好,各位网友大家好!我非常高兴来到中国特色总网演播室与大家一起交流,也很高兴可以通过中国特色总网这个平台和大家聊一聊相声。

     

    主持人:老师,我们得知您是这样定义相声表演艺术家,即好的相声演员应该是一位思想家。您认为好的相声表演艺术家应该是一位怎样的思想家?

    宋德全:相声这种表演艺术形式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广大观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之一,但是从相声发展的进程来看,经过百余年的发展历史,九代人乃至十代人的传承,已经成为老百姓心目当中不可或缺的艺术形式之一,但是我们必须要看到相声这个艺术形式距我们目前所处的变革时代还有一段距离,大家也迫切地希望相声艺术家们能够创作出更多精彩、经典之作。目前,在北京有将近30个专门演出相声的剧场,这算是相声发展史上一个空前繁荣的阶段,但是,我个人认为,它的繁荣只是一种表面现象,最好的繁荣现象应该是大批具有先进的思想、强烈的责任心、乐观的事业心的相声演员;而且就目前来说,要创作更多深受百姓欢迎的并且还要新颖的相声精品力作,可能还有一定的差距。相声演员侯宝林大师曾经说过,“好的相声演员不光是个哲学家,还应是个美学家、思想家。”因此,我们相声业界人士都应该思考的问题是:相声在整个文化艺术界的定位;走出具有特色相声的艺术规律道路。使相声既符合市场规律,又符合艺术规律,这些需要我们相声业界人士进行深入思考,这也是相声演员之所以要成为一个思想家的原因。

     

    主持人:相声的艺术传承到现在经历了一百多年的辉煌历史,但就相声艺术的表现形式和现在艺术的变革而言,又产生了一定的差距,造成咱们现在这种现状落差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宋德全:我们业内人常说:“相声起源于北京,发祥于天津”。相声的起源是在北京天桥的“撂地”所谓“撂地”就是在地摊上演出,所以,从相声一落生它就带有一种民间意识。它产生于天桥这样具有民间特色的地方,同时还具有商品意识。之所以说带有商品意识,是因为,在当时的北京,天桥艺人用诙谐幽默的表演逗乐围观的百姓,老百姓听的高兴,自然愿意付给表演者报酬,这样就有了两种意识,一个是民间意识;另一个就是商品意识。在相声发展史上,要特别感激侯宝林先生,解放初期,他将相声艺术引进文学、剧场;同时还应感谢文学大师老舍先生,是他改革了相声,使相声艺术从“撂地”的形式演变为艺术文学的模式,进而走上舞台。

    但是现在我们又需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相声艺术由地摊到剧场是一次历史性的变革,而现在我们又面临着一个新的变革,就是相声改革,通过荧屏表演的可佳性。目前,大家接触相声更多的是通过网络和电视,电视和网络是否能成为相声艺术的最佳传播媒介,换言之,我们创作的相声作品是否符合网络和电视的传媒规律,这些都是我们相声艺术家应该思考的问题。我们现在创作的相声作品大都只适合剧场演出,因为我们可以通过剧场观众的气氛直接了解到我们这次的演出是否成功,我们的作品受欢迎的程度,这样就可以及时对不足的地方进行改进。

    相声的创作有三种,即剧本的创作;演员的再创作;以及演员和观众的共同创作。因此才得以形成像现在这样的演出氛围。但是,电视媒介就不同了,电视和网络都是隔着镜头,隔着镜头表演相声是否是相声改革的最佳选择,就这点,我们还需深入探索。最近北京电影学院开设了相声专业大本班,这是对相声良好前景的肯定。我们业内有这么一句话:“相声成也电视,败也电视。”其实我并不赞同这种说法,因为任何一次科技的革命,都是在推进时代的步伐,而相声艺术的变革,或多或少都会注入新鲜的血液。很多人认识相声以及著名的相声艺术家大多是通过电视媒介,而电视本身的作用主要是传媒,关键就是我们业内人士是否有这样的意识,因此,我把相声分为四个演出场所,第一个场所是茶馆;茶馆的相声更为随意,因为老百姓到茶馆听相声,可以喝喝茶、嗑嗑瓜子,休闲随意一些,有时还能客串一下逗哏的角色,有利于演员和观众的互相交流,这就是茶馆相声的随意性。第二个场所是剧场;剧场相声就不像茶馆相声那么随意了,在剧场听相声,要更为严谨,面对的观众多数是家人或者是朋友结伴而来,而且是全神贯注的来欣赏相声这门艺术,全部的精力都投在相声演员的身上,感觉上增添了些许高雅。第三个场所是电视荧屏;相比之下,电视相声传播范围广泛,一旦相声节目上了电视就开始占有公共资源,如果占公共资源的10%或者5%的收视率,面对的将是上百万的观众,当上百万人在听你的相声时,我想你带给观众的不仅仅是快乐,还要精彩,这里的精彩不仅包括你处理相声艺术的特殊手段,同时还要有相声艺术家的思想和美学,从而把有价值的东西传达给电视机前的观众,就是要达到这样一种境界。再者,我个人认为相声演出还有一个演出场所,即广场;这听上去有点像相声的最原始形式——“撂地”,广场演出其实就是一种宣传,就是配合形式,这种相声也是必不可少的,而且需要通过相声这种艺术形式来组织这样一个群众性的演出活动,我希望我们相声艺术界的朋友多去参加一些大型的群众性演出活动,广场艺术也是群众性演出活动的一个艺术形式,我们应该多去参加。就这四种演出场所来讲,我们的相声演员应该掌握不同的传媒方式,使我们的广大观众认识到,相声不光是在剧场、电视、电台,重要的是通过各种方式把我们的相声艺术传播出去。

     

        主持人:现在,相声无论是在剧本的创作还是在传播的平台,都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2010年电影学院首开相声专业班,这对于相声人才来说是一个新的培养形式,而这种形式是更为层次、规范、系统化的高等教育,那么我们都知道您是师从咱们这个相声名家苏文茂老先生,对相声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扎实的根基,那请您谈一谈,作为相声人才的培养和传承这方面,传统的拜师学艺和电影学院这样系统的高等教育这两者之间,您认为哪个更为有效?

    宋德全:对于这个问题在我们业内当中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我所理解的我们过去的相声学艺——口传心授,口传心授在过去来讲是一种传统的方式,其实这种传统的方式跟我们现在的传授方式可以说是如出一辙。现在基本上到大学里,老师才能够口传心授,对你进行指导、教育。说到在北京电影学院成立相声专业大本班,我想这应该是我们相声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时期,为什么这么讲呢,我们相声的理论和其他艺术的理论相比较,相声理论研究是一个非常薄弱的环节,因为相声的历史演变进程并不长,而且从事研究的人也很少,我们相声艺术要想在这个时代能够很好的发展,必须让年轻人拥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因此,走进大学的课堂学习相声这门艺术是非常有必要的。再者,就是我们的师资问题,我想电影学院和广播艺术团的老师们一定会做出周全的考虑,因为在相声这个广播艺术团有非常多的相声名家,相声传承又是非常好的一个艺术团体,在这当中曾经培养出大批大家熟悉的艺术家,如果把在艺术团的这种培养形式和电影学院传授培养艺术人才的形式结合起来,我想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创举,所以我们大家应该对北京电影学院成立这样一个相声专业班充满希望,对培养的新一代相声艺术人才充满希望。

    我们大家都熟悉的艺术冯巩先生,他曾经在戏曲学院搞过一个相声大专班,培养了两届优秀的学生。这就反映了相声就是各种方法的传承,不能说哪种方法好,哪种方法不好,当一个新生事物出现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应该给予热情的支持和关注,大家有好方法应该共同分享,这样有利于我们相声事业的发展。

     

        主持人:相声艺术理论这方面是一个比较薄弱的环节,目前,相声演出人才在综合素质方面可能稍微落后于其他的艺术表现形式,对于咱们这个相声人才培养,除了进入学府的课堂以外,还有其他培养和传承的形式吗?

     

    宋德全:相声是语言艺术,他既然是语言艺术,少不了开口说话,“话”人人都会说,但是要做到观众非要听你说话,而且还要花钱来听你说话,为你喝彩、叫好,而且乐此不疲。要做到这点,对于相声艺术家来说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一个相声艺术家不是只通过几年学艺就能成熟起来,从开始学艺到受到大家欢迎,再到你对相声艺术能基本理解,最后能基本上驾驭,起码要十年以上的时间,否则,短期内真的很难达到。因此希望所有年轻的朋友切忌急于求成,如果耐不住性子,这条路你绝对走不通,这需要一个长期的磨炼。这个行业还有一句话:“干到老,学到老,一直到死没学好”。为此需要倾注毕生的精力去研究,因为相声艺术是一个与时俱进的艺术,在任何一个时间、地点都要有语境,另外,相声艺术还要有纪实性,把过去很长时间说过的段子再说一遍的时候,必须要改革,必须要加工,必须要有现场感,否则,大家听着就索然无味。

     

        主持人:现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表现形式有很多种,比如说像小品,还有现在比较火的二人转等,那您觉得真正能满足咱们老百姓对娱乐和艺术双需求的相声应该是什么样的?

    宋德全:比如说,大家认为小品很火,二人转也很火,是不是我们相声相对火的程度不如其他的艺术形式,大家有这样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这种现象确实是客观存在的,我们业内人士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并不是说我们这个艺术形式落后了,我可以很肯定的说,根本就没有落后。在相声发展的历程中,在新的国情情况和新的艺术形式下,我们的作品是不是落后于时代了,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之所以说相声演员要成为思想家,因为多学习、多思考,是可以提高一个人的语言艺术、艺术修养和政治修养,还要很好的把握美学、艺术分寸和老百姓的心态,。相声之所以难,是因为相声艺术是一门擅长讽刺的艺术,现在我们对讽刺艺术的拿捏,到一个什么程度,应该对哪种事物采取讽刺的态度,所以说,艺术的落后实际上是我们从业者思想的落后。可能很多人不同意我这个观点,举个例子,我们爬一座山,爬山的人很多,但是最终爬到顶点的只是少数。在剧场里听相声,相声演员出色的表演深受观众的欢迎,这还远远不够,从事相声的人,二十多岁的,三十多岁的,四十多岁的,大家都很努力,而且在春晚上我们能看到很多相声艺术家的身影,可能我们在春晚上没得一等奖,但是我们都在努力,而且都很努力,这种努力可能会需要一个过程,但是相声确实比较其他艺术形式要难,因为别的艺术形式可以通过唱,通过一些杂技技巧和一些魔术技巧,套的观众的掌声,赢得良好的舞台氛围,但是相声就不会这么容易,相声必须要用语言,而且要用通俗、精美、幽默的语言逗乐观众,赢得活跃的现场气氛。这就需要我们所有的相声艺术家深入生活,不断的加工、提炼相声作品,不管是在高水平的比赛还是晚会当中,都能展露出我们相声艺术的特有魅力。

    今年还要搞一次全国的相声大赛,希望广大的观众朋友都来关注我们的相声,这个大赛一定很精彩,肯定会涌现出很多的新人,也必定会涌现出更多好的节目。

     

        主持人:相声表演艺术家要深入生活、了解生活,有一句俗话说,“相声演员的肚就像杂货铺”,那么咱们练就写诗的功夫是在诗外,那么,相声外的功夫是怎么练就的呢?

    宋德全:相声外的功夫就是要观察生活,要向生活学,我说过一句话,过去孔夫子讲过:“三人行,必有我师”,实际上我们相声演员就可以借用孔老夫子这句话,世人皆我师,我们相声要创造人物,就应该对所有的人物都进行揣摩,如果一旦你拿到这个作品,人物的分寸感,人物的特性,人物的语言特性,形体特征,都要深入的去研究,另外,研究完这个人物,还要看他有没有戏剧因素,这个也是很重要的,因为相声最终是要靠包袱,它要以喜剧的形式呈献给观众。如果说你没有对这个人物进行研究,而这个人物又不是个喜剧人物,那就不称其为相声了。所以,我们的功夫在相声外,一个是观察生活,一个是学习生活;再者,我提倡我们业内人士应该多读书,过去说我们相声演员肚是杂货铺,那么现在相声演员肚应该成为一个图书馆,要成为图书馆就一定要博览群书,这样登台表演的时候才能胸有成竹,将所学的知识现场编成段子,信手拈来,运用自如。

    如果说读书太少,在登台表演时,语言就相对贫乏,缺少语言魅力。

    观众的想法、见解、知识层面各不相同,面对观众越来越高的艺术修养和鉴赏能力,我们必须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平、文化水平等各种修养,游刃有余的驾驭这个舞台,呈现给观众精彩的相声艺术作品。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老师现在是周末相声俱乐部的秘书长,而且还是俱乐部主要的策划人和发起人之一,那么,当初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筹划这个俱乐部呢?

     

    宋德全:这个俱乐部已经走了七个年头,特别欣慰的是我们东城区委区政府给东城区文化馆投资了五千多万,现在我们东城区的文化馆是北京最现代化、设备最先进的一个文化馆,我们相声俱乐部演出的三楼剧场也是目前北京小剧场设备里最完好的一个剧场。我们还开通了网上售票系统,票价也是平常的百姓价格,大概在20元—30元之间,为什么要开通网上售票呢,是为了给北京以及外省市、周边省市乃至国外朋友提供在家购票的便利条件,你只需点击相声俱乐部网站内购票的相应位置便可购票。这也是我们相声俱乐部的一个新举措。

    谈到相声俱乐部,咱们这些青年相声演员应该特别感激李金斗老师,因为在七年前,我们筹划举办相声俱乐部的时候,我们都很年轻,当时又没有一个主心骨,而且,在那时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扛大旗的领路人,正是李金斗老师的出现坚定了我们办相声俱乐部的决心,他为我们相声俱乐部作出了很多贡献,包括演出经费的问题,还有舞台的装饰,像是挂在舞台上的匾,火红的大灯笼,这些都是李金斗老师默默无闻的付出。我们相声俱乐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文化品牌,但是我们走的是公益文化的道路,把它当作一个公益性的场所,这都是政府对我们相声艺术的支持。

    相声俱乐部已经走过七年了,在这七年当中,我们得到了很多领导、媒体朋友和观众朋友的大力支持,现在我们一如既往的继承前辈优秀的相声艺术传统,我们之所以能够传承下来,不断的创新,是因为我们相声俱乐部不仅有一个很大的演员队伍,而且还有一支非常优秀的创作团队,在每周六的演出,我们都呈现给观众新颖的节目,我们很多年轻的相声演员正是通过我们相声俱乐部走进了专业的艺术团体,有的还在全国的相声大赛获过奖,这对于我们相声界来说是一份殊荣,但是我们并不满足,尽管我们每年都有许多新的作品,而观众对艺术的鉴赏能力又在不断的提高,观众不仅需要好的作品,而且更是需要经典的作品。其实,就像现在人们追求高品质的生活质量一样,现在外出就餐,我们不再仅局限于吃饱,更多的是要求我们所摄取的食物一定要营养均衡,而且要求色、香、味俱全,就跟大家听相声一样,已经不满足于一笑而过,观众们需要的是在笑声中品味人生,在笑声中振奋精神,在笑声中提升道德。因此,观众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只要是观众的要求,再难,我们也会一如既往的努力创作更多更好更受老百姓喜爱的相声精品。

     

        主持人:周末相声俱乐部走的是一个公益文化的道路,一直以来坚持低票价演出,而低票价可能会带给俱乐部的演员比较低的收入,这会不会阻碍俱乐部的发展?

     

    宋德全:应该不会,因为相声艺术的发展可以走商业化的道路,也可以像我们俱乐部一样走公益化道路,当初在成立相声俱乐部时,李金斗老师和我们就决定要走公益化道路,因为我们的活动环境是在文化馆,文化馆是老百姓文化活动的场所,我们俱乐部的专业演员都有自己的工作单位,所有的相声演员除了要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外,可能还会有一些社会商演,这样可以增加相声演员的收入,完成本职工作、商演之后,我们的相声演员来到相声俱乐部做公益性的文化演出,大家来这儿都不是图名利的。我们反过来看这个问题,可能感觉得到的很少,但是冷静想一想你会得到很多,因为你在俱乐部表演的是新作品,同行和观众都会对你的新作品提出意见,这样有助于提升新作品的质量,有利于创作出更好的相声精品,这不是金钱能衡量的。比如说,姜昆老师、冯巩老师包括李伟健老师,每年他们要在春节联欢晚会上呈现的作品都会先到相声俱乐部首演,选择在俱乐部首演的主要原因,是想听一听观众的反映,看看观众对自己作品的包袱作何反响,像这样的相声排练场、实验场,是不可多得的地方。所以可以将它看作是一个互补,表面上看起来做的是公益性质的工作,但是反过来想,观众朋友给予了我们相声演员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需要在生活当中慢慢消化。比如说,在我们的观众当中,有教授,也有研究员,他们把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写成相声或者小品文,当他们将提纲提供给我们相声演员的时候,相声俱乐部就成为情感交流与艺术交流的一个非常好的场所。所以,我们相声俱乐部不仅是相声演出的场所,而且还是一个相声创作沙龙,每周六,我们相声俱乐部会有一个相声爱好者联谊会,这样一来,相声的业余爱好者可以到我们相声俱乐部,同时还有专业老师前来指导,他们也可以把他们自己创作的相声带到相声俱乐部演出,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相声的交流平台。

     

        主持人:曲协副主席姜昆老师说过,周末相声俱乐部这样一个文化现象以及它的运行模式都是值得我们认真的学习并且借鉴的,就您看来周末相声俱乐部在哪些方面值得同仁来借鉴和学习?

     

        宋德全:姜昆老师是中国曲协的最高行政领导,他的话往往是具有权威性的,周末相声俱乐部是一个在新形势下的探索,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叫作“整合社会剩余价值”,实际上,周末相声俱乐部就是整合社会剩余价值,我们的相声演员在自己的单位做本职工作(像李金斗老师是在广播艺术团,我在煤矿文工团,其他的人有在全总文工团的,也有在铁路文工团的,相声演员们都分别在不同的艺术团里工作),如果没有相声俱乐部,很难聚集起这么多相声界的精英。在周末,相声演员们聚集在一起交流相声艺术;另外,我们相声俱乐部做社会公意性的文化活动时,我们的相声观众能通过这样一个相声艺术交流平台欣赏如此多风格迥异的相声作品,同时满足了观众在视觉与听觉上的双重享受。再一个,每两年举办一次的相声大赛,使得全国各地的相声演员在这里齐聚一堂,为观众呈现精彩的新作,同时,也为相声业内人士开拓了眼界。两年前,我们相声俱乐部搞过一次台北艺术团北京演出行,并将这次演出取名为“两岸同心,文化同根”,如果没有相声俱乐部,这样的文艺演出是很难在北京开展的,一来,租剧场需要经费;二来,演员的衣食住行都要有保障。有了相声俱乐部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相声俱乐部不仅仅是相声演员之间互相交流的平台,它也是观众交流的平台,以及对外文化交流的平台,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世界文化的融合。

       

    主持人:相声是独具中国特色的曲艺形式之一,您能不能给我们展望一下相声艺术未来发展的前景?

    宋德全:这个题目适合姜昆老师李金斗老师回答,但是就我个人的观点来讲,从事相声这个行业,老百姓对我们相声演员和相声艺术给予厚望,而且我们一定会越来越好,近几年,中国曲艺家协会办了很多的相声创作研修班,姜昆老师主政以后,培养了一大批的相声作者和曲艺作者,而且还有大批的青年演员脱颖而出,这正是通过了中国曲艺协会这样的平台。另外,中央电视台每两年举办一次的相声大赛,脱颖而出了很多优秀的青年演员和相声佳作,还有就是,目前北京将近有30个相声小剧场坚持每周的数场演出。相声研修班有中国曲艺协会的支持;电视相声有中央电视台这样最具权威性媒体的支持;我们相声俱乐部有北京市区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另外,不得不提的天津的茶馆相声也是非常之活跃,大概有四、五支相声队伍常年演出,其他地方也都有类似的演出。所以,通过我们大家不懈努力,以及中央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各级政府大力援助,东城区委区政府、文化委员会、北京市文化局市委宣传部都非常重视,有政府的支持,有群众的喜爱,还有我们全体相声界同仁的共同努力,相信我们所期望的相声的鼎盛时期一定会到来。主席的诗中有这么一句话:“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我们这一代相声演员还没有达到我们相声界前辈们的艺术高度,但是,经过大家不懈的努力,我们一定会创作出许多无愧于这个伟大时代的相声艺术作品,为此,我们会加倍努力。

    关于北京周末相声俱乐部,很多人都说一票难求,但是我在这儿告诉大家,买票也有诀窍,如果你到周六才来买票,买到票的机率非常小,我们通常会提前一周在周末相声俱乐部的网站贴出演出的节目单,如果有您喜欢的演员和节目,可以及时到文化馆一楼买票,或者网络购票,网络购票需要提前一到五天。

     

    主持人:感谢宋老师,祝咱们周末相声俱乐部越办越好。

    宋德全:好,谢谢。祝中国特色总网《寻找中国特色》栏目越办越好!

     

     

    【名家简介】

    宋德全,师从相声表演艺术家苏文茂。14岁在天津学习曲艺表演和创作。19岁入伍,在唐山52856部队宣传队当战士,期间学习相声和山东快书,曾受过前辈高元钧大师的指导,并开始发表作品。1980年调中华全国总工会文工团曲艺队任相声演员,1986年调中国煤矿文工团工作至今。他还是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中国煤矿文联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北京市曲艺家协会秘书长,北京周末相声俱乐部秘书长。

    嘉宾风采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宋德全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宋德全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宋德全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宋德全
    网友评论
    企业信息

        中国曲艺家协会是从—九四九年七月成立的中国曲艺改进协会筹备委员会及其后改建的中国曲艺研究会、中国曲艺工作者协会演变而来的,名称不尽相同,其性质、任务是一致的,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我国各民族曲艺家和曲艺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人民团体,旨在遵循党的文艺路线、方针和政策,改革和发展我国曲艺艺术,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     中国曲艺改进协会筹备委员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取得伟大胜利、新中国即将诞生的形势下,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期间,由出席全国文代会的曲艺方面的代表和文学、戏曲、音乐、民间文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