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书画艺术家徐忠平先生风采
    人物介绍
          徐忠平,又名子徐,号简公。1952年生于中国黑龙江,1976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1985、1993年分别深造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       现为中国民族书画研究院艺委会副主任,江苏书法研究院特聘书法家,北京大学资源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北京上苑艺术馆原生艺术中心导师,北京上苑艺术馆学术委员会常务委员。           徐忠平的画是...详细>>
    事迹介绍
      个展: 1987年于黑龙江省展览馆举办本省首次个人大型书法展。 1988年、1990年两次应邀赴日本北海道举办个人书画展。 2005年于法国里尔市“心地带”书廊举办个人书画展。 2006年于德国爱纱伦堡“久久画廊”举办个人书画展。   联展: 2000年赴法国巴黎参加现代艺术展。 2002年参加炎黄艺术馆“庄园水墨”展。 ...详细>>
    文字实录

     

     

     
        “生命就是汹涌澎湃之后回归于平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生命似什么:一切如早晨船开过后无踪迹……”——徐忠平
     
        他执着于追逐艺术的脚步,数十年的艰辛努力,成就了他今天的卓越不凡;他用平实的语言阐述人生的哲理,告诉你赋予生命的意义。在生活与梦想之间,永远充斥着悲观予以的乐观色彩。他的夫人玲子说:实质上他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他是一个唯美主义的理想主义者。
     
        徐忠平——一个驾驭敏锐而高尚的灵魂在生活与梦想之间开启艺术之门的人。
     
        主持人:您是在15岁的时候开始您的绘画之路,接触绘画主要是受到哥哥的影响,在那个时候就萌生了一生为艺术的念头,您的这段经历肯定让您特别记忆犹新。
        徐忠平:是。小时候能够热爱绘画,最重要的原因是哥哥画画的时候我在旁边看,受到了启示,受到了感染,然后萌发了画画的兴趣。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主要可能还是和遗传,甚至更神秘的内在气质和骨子里的宿命有关系。
       
        主持人:您的父母都是搞绘画的吗?
        徐忠平:都不是搞绘画的。但是外祖父是搞书法的,家里文人比较多,可能这个因素要多一点。我觉得环境因素很重要,我常常讲,现在的小孩到了1718岁还没有一个自己对方向性的选择,因为他所得到的信息量太大了,面对社会方方面面的信息,容易让人眼花缭乱,所以他很难进行一方面的选择。而在我们那时候,无论是在绘画、音乐、还是舞蹈方面,能够接触到各个门类的机会很少,但是,一旦遇到一个可能会打开自己职业生涯的一扇门,就会执着的走下去。所以,从我个人来讲,我觉得我更偏向于音乐气质。如果小的时候有人在音乐方面对我有所影响,家里如果有人会弹钢琴、或者会拉小提琴,我想我现在或许会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奏家。
     
     

        主持人:您为什么觉得您会在音乐方面有所建树,您的绘画作品那么优秀?

     

        徐忠平:因为我对音乐的热爱有时候往往超过了绘画,我唱歌的才分不低于我绘画的才分。但是小时候没有那种环境影响我,所以,这扇门也就一直是关闭的。现在在家里面,没事的时候就会弹随想曲,自己漫弹。
     
        主持人:钢琴是您自学的?
        徐忠平:我不会弹,但是朋友们听了都说弹的好,以为我学了很多年。其实这就是对艺术一种感悟,艺术之间的相通性,一种侵透性在起作用。
     
        主持人:您在画画的时候会听音乐吗?
        徐忠平:分阶段。在十年前画油画的时候,几乎每天沉浸在西方交响乐里。几个朋友在一起聊天,听音乐,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而且交响乐中宏大的思想和构架会对我们的绘画有一定的影响。就像看西方塞尚的绘画,你会觉得看他的画必须有音乐相伴,才能真正理解他的画。所以,西方的绘画基本上是在音乐、西方建筑背景下产生的绘画;而我们东方人的绘画和我们的古曲高山流水等等,是有一个背景的支持。我们传统文化是线性的,不是西方结构式的,我们线性的绘画,比如,一根萧、一根竹笛、几根琴弦,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老子的思想是上善若水,水虽然很软,但是有力量。同样的道理,这根线是很软,但是它里面承载了大量的信息。所以,我们东方的这根线不能断脉。现在我们的画家对线的理解,对线的承袭已经很淡漠了,这根线里面承载的不仅仅是传统文化,更重要的是承载着艺术家对艺术理解的深刻程度和个人的思想情感。如果说我们将绘画艺术当做一件轻松去玩的事情,但是在玩的过程中会有高级的东西穿插其中,很多人摒弃这种高级的东西,渐渐的也就失去了这种高级的东西。
     
        主持人:具体来说,这种高级的东西是什么?
        徐忠平:必须按照程序,要想从事中国的绘画艺术,首先要把我们几千年的这本大书打开。这本书中记载着无数历史上伟大艺术家们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首先要知道,这些宝贵的遗产指的是什么,他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在诉说,通过什么样的锤炼、什么样的笔触来诉说。如果这些都不知道,那么这本书就没法打开。仅凭一点灵气,一点其他的信息就开始画画,那么严格来说这个绘画艺术谈不上崇高,谈不上我说的高级的东西。实际上,在我们中国古代的绘画中,承载着我们东方人很深邃的哲学思想。
       
        主持人:您最初是画国画是吗?
        徐忠平:小的时候是画国画,先入为主,有句话:第一口奶很重要。最初我受到的是国画的影响。我们中国人讲究读书,然后考上大学,就变成了学院派。
     
        主持人:您考大学的时候是刚恢复高考,而且在众多考生中就录取您一人。
        徐忠平:对,当时也是比较幸运。1972年,那个时候,在我们家乡一个地区只有二十五个考生,然后很幸运被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专业录取,然后学习专业的素描和色彩训练。
     
        主持人:一幅好的艺术作品,其中的内涵又是如何来表现的?
        徐忠平:其实,任何作品都离不开你要表达的对象,比如,对这个时代的感悟。无论画人物、画山水、还是花卉,都是想要诉说情怀。有的人偏重于仁慈、博爱,那么他的画会洋溢阳光灿烂的美,给人一种非常温馨的气息;有的人可能喜欢壮怀激烈的情感,他的画笔触就比较热烈;有的人天性可能比较沉静,另外,性格当中有很多因素,其中包括做人的因素。所以,每个画家都在诉说着自己。我们中国古代大师级的画家,尤其是人物画,在元代的时候,画中的人物都是变形的,在视觉上,感觉非常好。艺术需要感觉上的真实,而不是用尺子将它精确化。所以,我们中国艺术教育的很多问题是积重难返。
     
        主持人:您觉得您在创作的时候,思想、情感和人生经历对您的作品会有所影响吗?
        徐忠平:很多人都说磨难是一笔财富。巴尔扎克说:苦难对于弱者是万丈深渊,而对于一个强者是一笔财富。对我来说,谈不上弱者和强者,我觉得还是精神上痛苦的回忆录。我不希望我的过去那么苦,而且又伴随我这么多年,对我性格的影响、前程的影响,包括对我绘画的影响都有很多消极的作用。
       
        主持人:您有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再回头看这一切,其实就像一场梦一样。
        徐忠平:实际上这里面有恶梦,有美梦,有甜蜜的梦。对我来说就是一场恶梦,如果我的经历是苦涩的,那么精神要是快乐的也好,要是有高人指点,我不会做艺术上的美梦,想实现它,伴随着苦涩的命运向前走的时候,生活是痛苦的,精神是美好的,这种冲突使你受到精神上的刺激,伤害会更大,现在回头想想,就是一场恶梦。要是不做这个美好的梦,对痛苦也不会敏感,会很麻木。
       
        主持人:敏感对于一个画家来讲也是灵感来源的一部分,是吗?
        徐忠平:一个画家必须敏感。艺术家的思想越培养越敏感,越神经质,越敏锐。你不放弃这个理想,现实中发生的问题,在别人的眼中可能比较麻木,对于一个极为敏感的人就会比较强烈。所以,在我的一篇文章中,我说我是在升腾、降落、高尚、卑下的这种冲突中过来的。
     
        主持人:我觉得对艺术有一种美好的追求是很幸运的,如果一个人没有什么追求的话,面对未来会很迷茫。
        徐忠平:我认为一生不是艺术、生活、政治、经济、社会,我觉得一生是一个人在调心,古代有《二祖调心图》这幅画,我现在能理解这幅画的名字了。如果说一个人处于迷盲之中,他什么都没做,但是他把心态调好,可能比我们心态没调好的画家要快乐,所以,有理想、有追求是好事,但是现在很多人将欲望搀杂的太多。
       
        主持人:您除了画画还有什么业余的爱好?
        徐忠平:我这个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弹钢琴、唱歌。
       
        主持人:您喜欢唱什么歌?
        徐忠平:我是美声唱法,在哈尔滨上大学的时候,音乐系和美术系都住在一个宿舍楼,没事的时候会和音乐系的同学一起去琴房唱歌,在传统艺术上,要求在诗书画印方面都要努力学习。
     
        主持人:非常感谢徐老师接受我们本期《寻找中国特色》栏目的采访!
        徐忠平:谢谢各位编辑,祝《寻找中国特色》栏目越办越好!

     

     

     
    嘉宾风采
    著名书画艺术家徐忠平先生风采
    著名书画艺术家徐忠平先生作品欣赏
    著名书画艺术家徐忠平先生作品欣赏
    著名书画艺术家徐忠平先生作品欣赏
    网友评论
    企业信息